Category Archives: 中文

Mandarin Chinese Language Category, 中文, Zhongwen

2008年2月: 不要被法轮功反华的议程所欺骗!

轮功不仅仅是伪装的精神团体,还是一种政治势力.
不要被法轮功反华的议程所欺骗!

2008年2月:那些精心策划反华运动的中国政治组织包括:“自由中国”、法轮功及民主中国联邦。澳大利亚华人社区中的工人阶层和亲华群体都瞧不起这些组织。最遭人厌恶的就是在反华、反共方面最为积极的法轮功。“全是胡扯”,一个路过法轮功海报的中国人愤怒地说道。的确如此,法轮功专门制造一些耸人听闻的言论,如其成员在中国因“活摘器官”而被杀害。

那么法轮功究竟是什么?他们伪装成一个由于其无恶意的宗教观点而在中国遭迫害的精神团体。但是他们不单纯是个宗教团体,在美国他们还是一种活跃的右翼政治势力。要想了解这些反华组织到底是什么,你只需看看他们在西方的背后支持者是谁就行了。对法轮功权利最积极的支持者之一是大卫·乔高。乔高是加拿大国会右翼前成员、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前司长,他还是《关于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的合著者,这一报告是对北美帝国主义“虚假信息”传统的一种跟进。

在悉尼举行亚太经合组织峰会期间,法轮功举办了反华、反越活动,其间乔高是“荣誉”演讲者。让我们来更仔细地看看乔高到底是谁。在面对加拿大国内普遍反对的情况下,乔高的一个目标是要推进在阿富汗的帝国主义干预。去年7月4日,他在(渥太华的)《大使馆杂志》上发表一篇题为《加拿大应不计任何代价留在阿富汗》的文章。乔高同时是一个同性恋权利的坚定地反对者,他甚至在2005年退出了加拿大自由党,因为他太偏执,以至于不能接受给予同性夫妻特定权力的法案。在他的解释性文章《为什么我离开自由党》中,他总结说“政府的同性婚姻法案表明了对于自由党稳健的自由主义传统的一种背离……”

乔高的政治立场自然而然地促使他跟法轮功结成了同盟。从法轮功的书籍《转法轮》中可以看出,法轮功也是宣扬偏执的“价值观”。该团体胡言乱语地说中国的共产主义政府一直对同性恋手软。在《转法轮法解》中,该组织的创立者和领导者李洪志(该组织称其有神通法力)写到:“而且这个道德水准也很败坏,什么同性恋哪,性解放哪,什么吸毒啊,什么黑社会呀,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了,国内国外都是一样的。”李洪志还提倡一些有关种族“纯洁”的煽动性观点。他把从异族婚姻中出生的孩子描述成“有缺陷的人”。1996年在悉尼的一次演讲中,他甚至声称天堂本身是被分离开来的,“黄种人和白种人,还有黑种人,在天上有对映的民族。那么不是他那个民族、不是属他的人,他确实就不管,这是个真事,不是我在这里讲什么东西,我在告诉大家都是天机。”

跟乔高一样,法轮功也支持入侵阿富汗。例如,去年三月当澳大利亚的部队前往阿富汗的乌鲁兹甘省时,法轮功的报纸《大纪元时报》对撒谎的帝国主义声明进行了回应,该报纸称澳军的任务是要“帮助重建遭受战争破坏的家园。”它声称“自2001年10月起,澳大利亚军队在阿富汗已成为国际联盟的一部分。”(见《大纪元时报》网站,2007年3月6日)同样地,法轮功出版物中的一些社论文章还曾支持美国主导的伊拉克占领军。在伊拉克解放两年时,《大纪元时报》的一篇题为《伊拉克解放两周年盘点》的特稿表达了其对占领军“最终会赢得全球反恐战争核心前线”的希望。

法轮功已经与美国国会,与倡导人权的帝国主义首领乔治·布什沆瀣一气,这并不奇怪。法轮功还因得到美国情报机构的支持而为人所知。法轮功在财政上得到了很好的支持,这样他们才能印刷免费报纸和大量的彩色海报,才能举办华丽的娱乐演出,甚至在悉尼举办中国新年活动。

然而,不单单是法轮功的极端保守的社会“价值观”才吸引了美国及加拿大统治阶级的支持,事实上主要是法轮功在政治上决心要摧毁中国的共产主义政权。为了在中国及古巴这样的国家助长资本主义反革命运动,西方列强会利用一切势力。早前,为了摧毁苏联和东欧的一些社会主义国家,帝国主义者支持了这些国家的很多“持不同政见者”:包括君主主义者、法西斯主义者、自由主义民主主义者、虚伪的维权倡导者及社会民主主义者等。当今,美国政府并不认为右翼狂想家如法轮功,会在中国当权,但是他们知道该组织所开展的运动会损害到中国。法轮功不断地诽谤中国,这会给西方中产阶级一些信息资料,让他们有理由去憎恨中国,这也为美国政府支持法轮功提供了“正当理由”,并通过政治推动进一步制止了左派对中国的支持。

支持反华团体仅仅是帝国主义者试图削弱中国支持社会主义势力的多种策略的一方面。那还有其他哪些方面呢?如,美国政府官员及来访商人不断要求中国将国有占主导的银行体系自由化和私有化。还有,西方资本主义政客给予幕后支持,资助一些抵制北京奥运会的活动。此外像上海的美国商会之类的西方法人组织,会做出一些厚颜无耻的行为,例如破坏新的支持工人权益的劳工法,这一法律禁止滥用工人的权利,特别是在私营部门中。

不要被法轮功反华的议程所欺骗!

2008年9月: 捍卫我们的权利,抗议国家种族主义压迫暴行

2008 年 9 月
卫我们的权利,抗议国家种族主义压迫暴行
制止加在棕榈岛土族居民头上的种族主义政治迫害
 撤消 LEX WOTTON 的控

2004 年 11 月,在经受了多年的种族主义暴力侵害,在又一位土著同胞“MULRUNJI”惨死于当地 警局羁留下,棕榈岛土著居民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进行了一次向当局要求正义和审判的示威行动。 在政府的第一份 MULRUNJI 死因审查报告中,证实了 MULRUNJI 死亡时肝脏严重破裂,有四根肋骨 断裂,然而报告抹杀了他是由于被殴打导致死亡的事实。这份报告的公布直接引发了这场示威活动。 直到 MULRUNJI 死亡两年后,在昆省 2006 年 9 发布的验尸报告中才确认了众所周知的事实:在 2004 年 11 月 19 日,棕榈岛警局,高级警官 CHRIS HURLEY 多次残酷的殴打 MULRUNJI,并导致了这位 土著居民的死亡。

400 人参加了 2004 年的棕榈岛反种族主义示威活动,人数超过了整个岛上人口数量的 10%。昆省 当局恶意的镇压了这次示威活动,并在示威人群中选出几位人士,对他们进行迫害。3 月 22 日,陪团解除了对其中四位棕榈岛居民在 2004 年 11 月示威活动中的行为是“暴乱”的控诉,然而当局继续 们对受人尊敬的棕榈岛居民 LEX WOTTON 先生的迫害。当局认为他是这次示威活动的领导人物。

2004 年 11 月的示威活动根本不是所谓的“暴乱”,其完全是一场正义的反种族主义迫害的抵抗活 动。这次斗争,就像发生在之前 9 个月的 REDFERN 议活动一样,使全澳乃至世界关注发生在澳洲 的种族主义问题。这次 MULRUNJI 被警方残酷殴打致死,没有像之前数以百计的土著居民死于警方羁 留之下事件被政府完全的掩盖起来,全国及世界的关注是一个重要原因。

当局试图监禁 LEX WOTTON,以达到其恐吓群众 ,以达到其恐吓群众,使群众不敢对种族压迫进行反抗的目的 ,使群众不敢对种族压迫进行反抗的目的。近 来,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使用种种手段恐吓民众,使民众漠然于政府对 MULRUNJI 案件的处理和对北领 地土著居民区的侵犯。政府种种的压迫活动不仅残酷,像对土族居民的镇压,而且范围广泛,像对争 吓 CFEMU (CONSTRUCTION,FORESTRY,ENERGY,MINING UNION)的工会人士,并威胁要把他们投入 监狱,因为这些工会人士被称抵制剥削。

然而 150 多位无畏的土族居民,工会人士,以及各种肤色的反种族主义人士在 2007 年 9 月 22 日于 Redfern’s The Block  集会,呼吁取消对 LEX WOTTON 的控诉。来自悉尼和北昆省的土族运动人 士号召支持者在 BRISBANE 发起一场大规模的反抗示威,示威时间和重新排定的开庭日(2008 年 10 月)一致。所谓振臂一呼,万众响应,澳洲海事工会悉尼分会在 11 月 7 日开会,表示对 WOTTON 先生的支持。该工会负责人在会上致辞,捍卫土族居民抗争的正义性,并承诺海事工会将不遗余 力地支持 LEX WOTTON,并会为庭审前的抗议活动提供交通运输支持,悉尼的支持者可搭乘他们提 供的巴士前往 BRISBANE

广大支持种族平等,反对歧视、剥削的兄弟姐妹,朋友们,让我们行动起来,尽可能的动 员大家前往 BRISBANE为创造一个平等正义的澳洲,表达和显示我们对 LEX WOTTON 的支持。

集会 :开始于 2008 10 6 *之前几天

布里斯本 Musgrave 公园

海事工会有巴士载运参加者前往布里斯本,出发地:悉尼 REDFERN THE BLOCK
愿往者,请即刻预定车位

2010年5月: 中国“打贪”进行中— 正是澳洲行动时

中国“打贪”进行中——
正是澳洲动时

力拓那些富得流油的大佬们因非难工会,侵犯土著人权利,掠夺第三世界人民的财富而臭名昭著。而且他们非常善于为自己开脱罪责!但是,自从中国以涉嫌侵犯商业秘密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逮捕了力拓的四名高层管理人员之后,澳大利亚的高层经理人员和他们那些议会里的”仆人”们不禁如坐针毡。

啊!为什么?因为竟然有人站出来对抗力拓的大佬们了!求

让我们以这次中国打击力拓的事件为契机,揭开大资本家们剥削劳苦大众所使用的那些卑鄙勾当。响应中国政府有决心严肃处置力拓集团的权贵,我们也来挥臂疾呼反对那群肆无忌惮的资本大佬吧!

强烈反对力拓集团

停止掠夺,停止妨碍工

会:2010年520 周四  下午5

地点:马丁广场19-29 力拓集团悉尼总

(卡苏里大街转角,美国大使馆所在大楼

发言人包括:

– Joanne Dateransi, Mekamui/Bougainville 土著妇女土地所有者协会主席

– Yuri Gromov, Trotskyist Platform编辑

; A7 h- S) e; }  H! tAC四月青年社区   60年代,力拓子公司在澳大利亚约克角地区建造了一座铝土矿,这座铝土矿占用了当地土著居民的土地,但是力拓并没有给予足够的补偿。为此当地土著居民对其进行抵制。于是力拓联合昆士兰州的警察将整个马蓬(Mapoon)土著部落全部逮捕,并烧毁了村庄。

80年代后期,力拓(当时的名字是CRA)无视当地居民,在布干维尔岛(巴布亚新几内亚东部)的潘古纳开发了一座巨型的铜矿,当地居民奋起反抗。结果就是,当地的政府及其澳大利亚的主子一起发动了一场残酷的战斗,导致15,000名岛民死亡。这些生命换来的只是力拓的利润。

到了90年代,力拓集团对工会的积极分子进行恫吓,暗中监视,而且还贿赂工人,让工人离开工会以削减工会在澳大利亚铁矿业和其它矿业的影响力。这种行径现在仍在持续!力拓还傲慢地拒绝与Pilbara矿区的矿石火车司机就工会集体合约问题进行谈判。就在当时,在美国加州的Boron,由于560名矿工拒绝接受一份新合约——新合约将正式工转为临时工,并强加非自愿的加班任务——力拓将他们都关在大门外。那些没有参加罢工的人被武装保安和政府防暴警察护送进力拓工厂。

力拓大亨们惯于用政府力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所以,当他们获知自家身价百万的经理人员因为贪贿和掠夺大众财产被中国逮捕的时候,惊讶之情无以言表。看到了吧,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可不是为力拓权贵们干活的。

澳大利亚那些资本主义政客声称这次逮捕事件仅仅是力拓集团和中国钢铁集团之间的商务纠纷。比比看,力拓是由有钱大佬们控制的,而中国钢铁集团呢,和所有中国大企业一样,是社会主义国有企业,是全国人民的资产。因此,当那些硕鼠们蚕食这个公司的时候,他们实际上是从13亿人民口袋里偷食吃!力拓实现了巨额利润,但它的工人所能得到的只是微小的一部分。拿2008年来说,力拓毫不吝啬地给主管巨额年薪,还拿出26亿给股东分红,但集团竟然在2008年11月宣布裁员14,000.

澳大利亚的主流媒体试图将中国逮捕澳大利亚力拓官员的事件描述成是中国在找外资公司的茬儿。而此时此刻,在中国正掀起了一场猛烈地打贪风暴。二月份力拓高管被正式指控,紧随其后,中国的前首富黄光裕也因犯严重的经济罪被带上法庭。与此同时,成千上万家危险的私有煤矿被强制国有化,使煤矿死亡案例大幅降低。中国正推行增加公有资产的现象对澳大利亚工人们来说应该是件好事,应受到欢迎。

力拓员工逮捕事件在澳洲的意义是深远的,它不仅仅暴露了力拓大亨卑鄙的行径,也证明了这些有权有势的资本家们并不是不可战胜的。这件事对我们来说是一种鼓舞,我们也应该努力为自己争取权益四月青年社区

  • 要求力拓以及其他大公司同意由工会监督——揭露所有的腐败行为,对社团领导人的贿赂行为。反对《公平工作法》对工会对公司文件监督权力的限制!
  • 强迫力拓接受主要工地的工会协议。
  • 打倒力拓在加利福尼亚Boron的反工会行为!Boron矿工必胜!
  • 禁止任何公司在能给高管300,000美元年薪或分红的情况下裁员。
  • 要求力拓,必和必拓,斯特拉塔等公司停止侵犯澳洲土著居民的土地权。
  • 要求力拓按照当前美国法院所判决的侵犯人权罪和种族歧视罪给予布干维尔岛民相应的赔偿。
  • 如果中国方面发现力拓高管被卷入腐败丑闻,不准阻碍中方引渡相关人员的要求。

谢中国出手打击力拓集团的恶棍们。不要在压力下退缩——揭露力拓所有的腐败行为

2012年6月: 澳洲也需要中国式的廉租公屋

澳洲也需要中国式的廉租公屋

20126: 在澳洲,要求在当地也推广中国式的廉租公屋的活动正向前推进。

在澳洲,对于低收入者来说,因为可负担房的极度匮乏,他们面临着很大的危机,也正因此,我们开展这个活动。这个危机不但导致了日益增长的无家可归者,也使很多工薪阶层无力支付房租。在悉尼这个澳洲最大的城市,平均月租是澳币2180元(人民币13,550元),这相当于一个拿着最低收入的全职工作者的85%的薪水。结果是,尽管澳洲最富有的200人的财富总和上升到了令人咂舌的澳币1,673亿元(人民币1万零500亿元),很大一部分人却生活在绝望的贫苦线上,很多人甚至有时吃不上饭,有些人每天吃上一顿像样的饭都很困难。

缺乏可负担住房的一个主要原因是澳洲的住宅建设是完全被利益驱动的私营企业控制着。这些地产发展商知道给富人造豪宅相对于给工薪阶层造可负担住房能够赚取更多的利润。在这种情况下,为人民利益服务的政府本应该有所作为,增加廉租房的数量。但在澳洲,现在情况是恰恰相反。政府在出售公屋。这导致了在公屋轮候名单上有些人已经等候了20多年。同时,富人精英们在组织抵制公屋。澳洲国家电视台有个叫“HOUSOS”的讽刺节目用来恶意攻击公屋租客。澳洲那些大部分为巨富拥有的所谓公共免费媒体的播音员和电视“当今事物”的节目经常污辱公屋居住者不配住公屋和不诚实。

这是为什么我们要开展一个要求大量增加公屋的活动。参与者把中国的公屋计划看作为一个积极的例子。比如在黑龙江省,单单去年就开始兴建900,000幢新的公屋。那个省只有澳大利亚1.7倍的人口。按照比例,在中国的这一个省,他们在提供相当于在澳洲530,000幢新的公屋。那个数字接近澳洲所有现有公屋的两倍,而且在社会主义中国的那一个省,只用了一年!而且,到今年底,在中国三大城市之一的重庆,将近三分之一的人将住进公屋,然而在澳洲25个人中只有一个人能享有。

在五月七日悉尼举行的集会的主题就是中国所采取的和澳洲政府完全相反的公屋政策。集会参与者不但赞扬中国公屋政策的推进而且欢迎他们限制一户家庭拥有两套以上的房产。这些限制是受欢迎的,因为在澳洲有钱人为了休闲和投资目的拥有多套甚至很多套房产是普遍现象,这些房子中很多一年中大部分时间无人居住。然后这些行为占用了很多原本可以用来为大众建造可负担住房的资源。

五月七日集会的组织者对于在澳洲为公屋斗争所面临的困难并非抱有天真的想法。在中国之所以能够推动公屋计划并成为可能是因为提供资金的银行和实施的主要的地产商大部分是国家拥有的,政府可以指引他们支持社会必须的计划尽管这不是最有盈利的活动。所以在澳洲争取必须的公屋和其他公共服务最终是一场像中国一样把澳洲有名的自然资源和关键的经济部门置于社会主义式的公共产权之下的斗争。

从这个视角出发,我们需要推翻现存的澳洲富人统治的国家机器,建造一个新的社会主义国家。这也需要我们确保那些已近入住公屋的居民能够得到体面的对待,不像他们现在所面对的苦难。如五月七日集会组织者,TROTSKYIST PLATFORM的一位发言人,SAMUEL KIM 所说的:“在澳洲这里,公屋机构不但拖延修理而且对待公屋居住者非常不尊敬。这是因为公屋机构是我们所生存的国家机器的暴徒成员,资本主义国家机器的员工对人民和穷苦人们怀有厌恶的暴徒本性。”

澳洲警方不断的恐吓五月七日集会强化了上面这个论点。尽管组织者填好了合适的文件,警方还是认定集会未得到批准,并在集会预订的开始时间46分钟前通知集会组织者。尽管集会还是进行,警方的行为印证了在资本主义澳洲存在的所谓民主。实际上,只是为富人存在的民主!

虽然有这些“民主”国家机器的恐吓和所有来自“免费”媒体的谎言,五月七日集会的规模还是大了一些,比几个月前关于同样主题的集会更有活力,得到了观看者更多的兴趣。这体现了活动的能量。附件是一部分五月七日集会的照片。这个活动日益增加的支持者数量注定了活动必将继续开展下去。

2015年12月: 加入工会运动者,少数裔族青年及反种族主义者争取对有色人种开放海滩的行动

大型反种族主义Cronulla之行

来吧!加入工会运动者,少数裔族青年及反种族主义者争取对有色人种开放海滩的行动

2015年12月: 2005年12月,种族主义分子在Cronulla海滩暴力袭击了中东和南亚背景人士,并实质上抵制一切非白色人种。一名澳洲土著青年和许多有黎巴嫩,阿富汗,孟加拉和伊朗背景的人士成为骚乱中的受害者。该暴乱掀起了的种族恐怖主义浪从Seven Hills 到昆士兰的 Toowoomba,在那里白人至上主义分子烧毁了苏丹难民的家园。

自暴乱以后,非白种人士前往Cronulla海滩的人数明显减少。尤其是整个澳洲社会种族主义的滋涨,有色人种都惧怕前往该海滩。暴乱形成的长期的,Cronulla海滩实际上的“种族清理”成为了新纳粹主义分子和其他暴力种族主义团体的精神家园,尤其是这些势力在过去的一年更加猖獗。那些极端种族主义的顽固分子甚至打算在海边搞一场十年暴乱的纪念活动。与此同时,该暴乱的影响力却从未消减,其给予全国范围的种族主义顽固分子以信心,在公共交通场所袭击,骚扰亚裔及非洲裔人士;在街道上殴打有色人士以及恐吓佩戴头巾的穆斯林妇女。自2009年到现今,种族主义者袭击印度,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留学生的新闻常常占据媒体头条。

改变迫在眉睫!关心反种族主义的工人群众将扩大这次行动的动员范围,因为种族主义寓意分裂,而分裂表示不能团结起来抵制贪婪的剥削阶层。本次反种族主义之行将在这十年中首次力证:有色人种可以无惧暴力和恐吓自由地享受海滩。但十年前,如果有人威胁或对有色人种不友好,他们将被赶出海滩。暴力的白人至上主义分子在偷来的土著居民的土地上必将无处容身!     

各色人种都有权不受威胁或侮辱地使用公共场所

我们需要强化该项权利,更要向所有的种族主义分子高喊:他们的攻击必将被打败!